卓智專欄

2019-10-05
李全順 : 2019-10月全球經濟趨勢追蹤與預測-【美國經濟篇】

美國經濟前景堪憂,市場矛頭指向川普
   美國9月份非農就業人數增長13.6萬,低於經濟學家預期平均值。這意味著今(2019)年平均新增就業人數為16.1萬,遠低於2018年全年為22.3萬。平均每小時收入同比年增加2.9%,這是自2018年中以來的最低水準。然而,失業率下降至五十年來新低3.5%,市場招聘的速度仍高於滿足人口增長所需的水準。市場似乎認為該就業報告表明經濟增長將保持穩定,聯邦基金利率期貨交易員小幅降低了今年餘下時間的降息預期,並略微下調對本月可能進行的年底第三次降息的預期。工資和就業仍然相對穩定,但包括全球經濟疲軟在內的各項風險依然懸而未決,去年減稅的影響卻在持續減弱。最近一周所公佈的美國經濟資料讓美股市跳水重創,原本已處於低位的美國國債收益率持續暴跌,製造業指數進一步往萎縮區域,創下十年來最低水準。經濟放緩也威脅到美國總統川普明年的連任前景。

   全球投資人如今面臨的最大問題可能是,全球消費者支出是否會跟隨工業經濟的惡化趨勢,這種趨勢在近幾個季度已漸擴散到德國和美國。目前,股市分析師普遍持悲觀看法,這與美國消費者願意消費、從而繼續推動企業利潤增長的情況相矛盾。投資者如今面臨的最大問題可能是,消費者支出是否會跟隨工業經濟的惡化趨勢,這種趨勢近幾個季度已擴散到德國和美國。
   目前,股市分析師持悲觀看法,這與美國消費者願意消費、從而繼續推動企業利潤增長的情況相矛盾。當前經濟乏力的局面在根源上雖然與2015-2016年經濟放緩時相似,但發展過程大相徑庭。實際上,這一次重工業受創更加嚴重,主要受美中關稅摩擦和汽車行業更加嚴格的排放規定影響。事實證明,德國經濟尤其容易受到衝擊。
  這一次不同的是,美國就業和薪資連續三年的增長似乎使得家庭財務更有韌性。政府統計部門將美國第二季度增長率下修至2%,原因是受到出口及庫存投資弱於預期的影響,不過企業利潤和消費者支出強勁增長,增幅上修至2014年以來最高水準。官方資料還顯示,美國7月消費者支出大幅上升。這對於消費導向型的美國經濟非常有利。上半年標普500指數中的工業、材料和能源等類股利潤下降,但被消費、醫療甚至銀行類股的利潤增長所抵消。畢竟,製造業在美國經濟的比重只有10%。
   標普500指數成分股公司的每股收益較2018年第二季上升近20%。在更加依賴出口的歐洲,同期歐元區斯托克50指數成分股的收益僅小幅下滑。在2015-2016年經濟減速期,企業利潤要更為疲弱,尤其是在歐洲,該地區那些專注於國內市場的行業要更為堅挺。
   儘管關於全球經濟的負面消息鋪天蓋地,但股市回報率卻依然強勁,這樣的情況讓人不安。股票分析師洞悉這種矛盾情況的一種方式就是謹慎預測盈利。這從他們對標普500指數成分股公司未來12個月利潤增長的預期,與這些公司過去12個月實際報告的利潤增長之間的差距中就可以看出。當然,如果失業率攀升,消費者的荷包收緊,那麼這種悲觀將被證明是合理的。消費者信心資料已然開始走弱,而且與2016年不同的是,中國政府還有可能不會出臺足夠的財政刺激措施,來帶動全球需求重回正軌。但這種情況很有可能導致美國經濟全面衰退,而分析師們似乎也不願做出這樣的預測,至少目前沒有。如果沒有出現經濟衰退跡象,認為標普500指數被超買,或者只是受到債券收益率下降和央行政策的支撐,似乎是不公平的。
   在經歷了10年的穩步擴張後,受川普政府貿易政策不確定性以及全球經濟增長勢頭放緩影響,美國經濟正在駛向未知海域。近期美國商務部公佈了最新的GDP國內生產總值報告。資料顯示,受出口下降和企業投資低迷影響,美國今年二季度實際GDP年化季率修正值2.0%,較初值回落0.1個百分點,較一季度3.1%的增速明顯回落。
   在川普政府頻出保護政策打擊他國經濟的同時,美國經濟自身也深受其害。越來越高的貿易門檻給美國的出口以及製造業帶來了巨大打擊。據美國商務部的資料顯示,2019年1月到5月,美國貨物出口額為6855.5億美元,同比下降0.1%,與2018年同期9.7%的出口增長相比落差顯著。而最新出爐的美國國內生產總值報告顯示,這一下滑趨勢仍在擴大。報告將今年二季度美國貿易赤字修改至9825億美元,大幅超過上個月的9787億美元的預期值。

   出口不振的同時,美國製造業也陷入衰退泥潭。ISM美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9月份為47.8%,為2009年6月以來的最低水準。該指數低於臨界值50即表明美國製造業正在萎縮,是美國更廣泛宏觀經濟的領先指標。占比為美國經濟約11%的製造業正受到貿易不確定性和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打擊。除了疲弱的製造業資料外,短期國債收益率曲線也出現倒掛,這意味著10年期美國國債的收益率低於3個月期美國國債,這種債券市場現象被視為經濟衰退的信號。

   美國二季度GDP國內生產總值年化季環比終值2%,較一季度增速3.1%有所放緩。此外,一同公佈的資料還包括,美國二季度PCE個人消費支出年化季環比終值4.6%,略低於預期值4.7%;二季度核心PCE物價指數年化季環比終值1.9%,高於預期值1.7%。資料公佈後,金價彈升高上探至1512.40美元/盎司。市場分析人士表示,這主要是因為本次GDP資料雖然符合預期,但美國商業投資萎縮程度加深,給經濟蒙上陰影,提升了美聯儲10月降息的概率。據CME芝加哥商業交易所Fed Watch,當前美聯儲10月降息25個基點至1.50%到1.75%的概率上升至55.6%,維持當前利率的概率為44.4%。


 
資料顯示,今年二季度,占美國經濟總量約70%的個人消費支出增幅較此前修正值下調0.1個百分點至4.6%,拉動當季經濟增長3.03個百分點;政府消費支出與投資增長4.8%,拉動當季經濟增長0.82個百分點。與此同時,二季度美國企業私人部門投資較上季度下滑6.3%,拖累當季經濟增長1.16個百分點。此外,二季度出口較上季度下滑5.7%,淨出口拖累當季經濟增長0.68個百分點。美國商務部報告指出,美國經濟二季度放緩,主要反映出庫存投資、出口和非住宅類固定投資的下滑。淨出口較上季度出現下滑主要受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以及經貿摩擦等因素影響。FED主席鮑威爾日前表示,全球經濟增長疲軟和貿易政策不確定性給美國經濟帶來壓力。更值得注意的是商業投資的大幅萎縮。具體來看,一季度增速達到6.2%的美國企業私人部門投資總額在二季度大幅下滑6.3%。其中,住宅投資萎縮3%;在非住宅類投資中,建築投資萎縮11.1%。此外,二季度企業投資年率下降1%,為2015年四季度以來最大跌幅。疲弱的企業支出和不溫不火的利潤增長讓人懷疑消費者是否有能力繼續推動經濟增長。
   美國上半年經濟整體增速為2.6%,但隨著美國稅改和政府大舉支出影響的消退,美國經濟的動能正在流失。OECD認為川普的減稅政策帶來的激勵效果在日益減弱,但短期對就業和消費仍然具有支撐作用。該組織預測,美國2019年全年的經濟增速將小幅下滑至2.4%,低於川普政府3%的目標。從明年開始,川普的減稅政策效果將日漸消靡,GDP增速或將下滑至2%。惠譽國際(Fitch)則預測,美國2019年全年的GDP增速將為2.3%,2020年或將只有1.7%。

   近期,FED政策的不確定性有所上升。FED近期決策者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至1.75%到2%,展現“鴿派”姿態。但隨後FED副主席克拉裡達與里士滿聯儲主席巴爾金相繼發表“鷹派”講話。克拉裡達在講話中對美國的經濟增長以及通脹水準表示滿意,稱美國經濟正在達到或接近其實現最大就業和價格穩定的雙重目標。他認為,當前沒有迫切需要進一步降息以推高通脹。巴爾金也表示,FED最近的兩次降息是謹慎的風險防範措施。他認為,將目標利率下調50個基點,這並不意味著經濟衰退即將來臨,也不意味著美國將處於長期的寬鬆週期中。

   FED兩位重要人物的“鷹派”發言使得市場在上周對FED年內再度降息的預期有所下降,然而隨著本周一系列重要經濟資料的公佈,這一情況發生了轉變。二季度美國企業私人部門投資萎縮程度加深,給經濟蒙上陰影,也使得FED的政策壓力有所上升。與此同時,FED內部也一直存在著“鴿派”的降息聲音。明尼阿波利斯聯邦儲備主席卡什卡利就表示,有部分跡象表明美國企業正在放緩招聘。美國距離勞動市場推動通脹至2%還有很長一段距離。此外,卡什卡利認為,收益率曲線倒掛也是個令人擔憂的信號,他認為FED應該實施更大幅度的降息。FED內部意見仍存分歧,加之美國經濟資料喜憂參半,這都意味著在未來一段時間裡,FED政策的不確定性正在上升。
   美國“新債王”Jeffrey Gundlach近期已將美國經濟在2020年美國大選前發生衰退的概率提高至75%。他認為“和2007年高度相似,美債收益率曲線已進入‘完全衰退’形態,當倒掛幅度達到40個基點後,通常都會出現重大麻煩。”無獨有偶,美國全國商業經濟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usiness Economics)對經濟學家們展開的調查也顯示,超過三分之二(74%)的人認為,美國經濟將在2021年年底前開始衰退。

(撰稿人: CSIA/ CFP/中國廣西財經學院會審學院資評系副教授 李全順)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上一則   |   回上頁   |   下一則

關閉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