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智專欄

2020-10-08
李全順 : 2020-10月全球經濟趨勢追蹤與預測 -【宏觀經濟數字仍低迷 日本經濟復甦難上難】

宏觀經濟數字仍低迷 日本經濟復甦難上難
  日本總務省公佈的調查結果顯示,8月日本失業率繼續上升,經季節調整後的完全失業率環比上升0.1個百分點至3.0%。與去年同期相比,8月完全失業人數增加49萬至206萬。小時工、合同工等非正式從業人員就業形勢依然嚴峻,8月非正式就業人數同比減少120萬。日本厚生勞動省發佈的調查報告說,8月日本有效求人倍率降至1.04倍,為6年多以來最低水準。有效求人倍率指勞動力市場需求人數與求職人數之比,該數值持續下降意味著招聘人數減少、求職人數增加。
  
  今年以來,受疫情影響,日本就業環境不斷惡化,失業人數持續增加,有效求人倍率快速下降。與失業人數劇增的美國等國家相比,日本失業率看起來變動不顯著,這一方面是由於日本勞動力市場長期供不應求,另一方面與日本企業大量使用非正式員工等因素相關。疫情期間,日本企業大多採取停聘非正式員工或讓員工休業的方式規避裁員。
   
  日本國稅廳公佈的統計報告顯示,2019年日本民營企業人均年收入為436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8萬元),與前一年相比減少1%,7年來首次出現下降。2019年日本民營企業正式員工和臨時工總人數約為5255萬人,工資支出總額約為229萬億日元。從性別來看,男性平均年收入為540萬日元,減少1%,女性平均年收為296萬日元,增加0.8%,為歷年最高。從雇傭類型來看,除企業高管以外的正式員工平均年收入為503萬日元,幾乎沒有變化,非正式員工平均年收入為175萬日元,減少了2.5%。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日前宣佈因健康原因辭職,令日本各界措手不及。受新冠疫情影響,日本經濟正陷入深度衰退,曾以『安倍經濟學』引領日本走向復甦的首相突然辭職,給日本經濟再添變數。根據日本內閣府經濟社會綜合研究所的相關認定,『安倍經濟學』開啟的經濟擴張週期已於2018年10月結束。這一輪經濟復甦週期長達71個月,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第二長的經濟復甦期。但『安倍經濟學』下的超寬鬆貨幣政策並沒能幫助日本走出通貨緊縮、達到2%的通貨膨脹目標,也未能明顯促進日本實體經濟發展。對於日本媒體、經濟學家和普通國民來說,多年1%左右的經濟增幅很難提振信心,經濟復甦缺乏實感。
  
  隨著日本國內就業和收入環境持續惡化,預計今後各種消費都將繼續受到抑制,汽車等耐用品的需求將被延遲,餐飲和娛樂等服務業仍將面臨嚴峻形勢。這些因素都將大大制約第四季度及之後的經濟恢復,日本經濟實現V型復甦可能性幾乎不存在。嚴峻的經濟形勢下,日本臨陣換將無疑將給日本經濟帶來新的不確定性。新領導人菅義偉是否繼續安倍路線無從猜測,強弩之末的『安倍經濟學』也給後任留下太多未解課題。疫情導致經濟衰退之外,人口負增長帶來的市場萎縮、勞動力不足、社會保障壓力等各種經濟社會問題也正深刻困擾並將長期拖累日本經濟。各種結構性經濟問題將給新任領導人帶來嚴峻考驗。
   
  日本國內經濟、物價與8月份日本經濟展望報告中的預測偏差不大,日本央行的貨幣政策框架正在發揮作用,就目前而言,寬鬆貨幣政策的益處超過了負面效果。對於經濟發展,日本經濟可能從今年下半年開始逐步好轉,但復甦步伐將較為緩慢,經濟恢復正常需要時間,如果新冠疫情的影響大於預期,經濟惡化可能損及金融體系,進而進一步拖累經濟成長。
  
  日本央行應對疫情的措施正在對市場產生影響,確保銀行端的運作是非常重要的,日本的金融機構擁有強大的緩衝能力,但問題是未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如果日本央行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可以使用對抗新冠疫情的特別計畫、降低短期和長期利率,或者加大風險資產購買力度。同時強調,銀行向受衝擊企業發放的貸款不斷增加,部分可能出現問題,推高銀行的信貸成本,必須警惕長期低利率環境的弊端正在累積,可能會影響日本金融體系的穩定,如果企業積累存款而不是利用利潤來提高工資和資本支出,貨幣寬鬆的效果就會減弱。日本央行認為現在沒有必要改變2%的通膨目標。
   
  根據日本政府經濟財政諮詢會議發佈的預測,剔除物價變化因素,今年GDP將下降4.5%。同時,如果下半年新冠肺炎疫情繼續在世界蔓延,日本經濟將下降5%。其中,消費將下降4.5%,民間設備投資下降4.9%,出口降幅將達到17.6%。預計國內消費將從下半年開始回升,設備投資也將在明年反彈,預測明年日本GDP將增長3.4%。但是,日本民間和國際組織對日本經濟的預測相對悲觀。經濟專家普遍預測今年經濟增長率將下滑5.44%,日本央行最新發佈的經濟物價形勢展望也預測今年經濟下滑4.5%至5.7%。此外,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日本今年經濟下滑5.8%,明年經濟增長2.4%左右。
   
  日本政府日前修訂了今年經濟增長預測,從年初確定的增長1.4%下調為下降4.5%至5%。該減幅將超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時日本-3.4%的增長率,成為自1955年現有統計制度實行以來的最大跌幅。政府內閣會議每年1月份公佈對當年的經濟增長預測,7月份再根據實際經濟狀況作出調整。今年2月份以來,由於新冠肺炎疫情擴散,日本企業生產和社會消費大幅受限,致使經濟下滑。因此,日本政府原定2020年名義GDP達到600億日元的目標將推遲到2023年實現。
   
  日本央行於4月份的議息會議後,宣布實施無限量購買國債計劃,且重申將繼續保持資產購買計劃,如果需要,將毫不猶豫地採取更多行動。而由於日本央行認為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存在很高的不確定性,承諾將繼續積極購買ETF、日本地產信託基金(REITs)、日本國債、美元基金操作等,為市場提供無限充足的日圓及外匯基金準備,有助維持市場信心。日本經濟復甦仍存隱憂,雖然日本自6月中起解除所有因疫情而採取的國內旅行限制措施,展開重啟經濟,允許室內外活動等,更鼓勵民眾外出觀光或參加音樂會等活動,盡力彌補沒有外來旅客消費引發的衰退。
   
  日本旅遊業為日本經濟一大支柱,目前邊境管制遊客政策仍處停滯不前的狀況,將阻礙經濟復甦速度;加上目前日本企業重啟速度及營業額回升仍存隱憂;而自疫情開始時,日本經濟數據已持續走弱,雖然製造業、服務業及綜合PMI指數的下降速度有所放緩,但仍連續多個月處於萎縮區;工廠活動更連續超過10個月萎縮,產出和新訂單大幅下降,反映疫情一直圍繞,將嚴重衝擊需求,需密切關注日本經濟發展。
   
  雖然全球多國經濟已重啟,但全球新冠肺炎確診數仍高居不下。日本自解除緊急狀態以來,新冠肺炎新增病例亦有增加,令市場對全球第二波疫情的風險憂慮有所升溫;日銀的短觀調查顯示大型製造商對前景仍然欠缺信心;另外,現時日本為已開發國家中的債務佔GDP 比重最多且已接近2.5倍,而疫情出現已導致日本稅收收入下滑,及人口老化問題卻一直增加支出,讓債務佔GDP 比持續惡化,值得市場關注;而日本JCER早前公佈了中期經濟預測,預計日本GDP或到2024年度才能恢復疫情爆發前的水平。日政府內閣亦於5月27日通過規模達32萬億日圓的補充預算方案,以提振受疫情嚴重影響的經濟表現及中小企;不過,於疫情下,日本宅經濟之一的電玩業卻持續出現營收增長,部分遊戲公司銷售更創紀錄,為日本經濟復甦之路帶來希望。
   
  由於日本央行的殖利率曲線控制政策提供穩定的環境,儘管爆發疫情,日本的債券市場在近期數月維持穩定。此外,日本央行在3月份決定將其股票交易所交易基金的購買量增加一倍,此舉支撐股價。倘若FED在今年年底採取殖利率曲線控制政策,美國與日本之間穩定的利率差將可能會鼓勵資金從日本流向美國,這將產生日圓兌美元貶值的壓力。然而,在短期內,市場對美元的過度需求下降應會伴隨著全球資本市場的正常化,可能會創造成日圓升值的壓力。 
   
  日本經濟增長今年恐萎縮5.8%,隨著5月25日日本全面解除國內緊急狀態及政府大規模經濟刺激計畫的效果逐步顯現,日本經濟惡化速度放緩。東京商工調查所資料顯示,5月起,日本破產企業數量明顯減少。大和綜研經濟調查部報告認為,日本經濟在急速下滑後,已在4月下旬至5月上旬觸底。日本央行的調查也顯示,日本大企業在展望第三季度時信心有所回升。日本央行官員認為,日本經濟已經見底,將開始恢復。日本經濟產業省6月30日公佈的製造業生產預測指數顯示,6月份日本製造業生產預計環比上漲5.7%,7月份漲幅為9.2%。
  
  日本宏觀經濟領先指數降至十年最低,通貨膨脹壓力如虎在側,市場避險需求刺激日元與美債連袂上漲。一項衡量日本經濟前景的關鍵指標跌至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水準,成為新冠疫情公共衛生事件正在推動日本經濟陷入衰退的早期官方信號。日元和美國國債上漲,公共衛生事件在全球繼續蔓延刺激了對避險資產的需求。日元兌G-10貨幣悉數走高,美元兌日元跌至六個月低點105.67。
  
  日本官方決策者承受著更大的壓力,投資者希望他們能跟隨FED減息,但日本央行已沒有多少利率下調空間。由於日本央行的基準利率為負0.10%,且負利率的副作用已經顯現,所以日本央行的政策空間也頗為有限。儘管市場猜測日本經濟再次陷入衰退,但日本央行沒有暗示會進一步刺激經濟。相反,該行強調的是旨在確保市場穩定的措施,日本央行可能會正式提高其購買ETF的目標,以表明其正在採取行動,或者央行可能會說將在公共衛生事件期間以更快速度購買資產,但不改變總體資產購買目標。   
 


 (撰稿人: CSIA/ CFP/中國廣西財經學院會審學院資評系副教授 李全順)





上一則   |   回上頁   |   下一則

關閉 [X]